租書店系統 暗藏出版春天?  
 

【 2005 產業訊息 】

 

如何讓文學、科普等「正經書」在明亮的租書店讓普羅大眾讀到並改變閱讀胃納,進而培養大量讀者,租書店會是書的另一個春天之地嗎?

【記者張殿、楊錦郁/報導】

一九九二年林白出版社更換發行人,林佛兒離開「林白」,帶走了《推理雜誌》,並自組不二出版社。林白的經營與所有權由大女兒林竺霓接手。

這家創業於一九六八年的老牌出版社,在推理、羅曼史的租書店通路上,有著相當亮眼的成績,這個表面接班,事實上卻是林佛兒為一場婚外情,付出的代價。

進入租書店通路 每月三百萬進帳?

走租書店路線起家的林佛兒,談起經營的租書店通路,仍難忘情,他說以全省三千多家租書店估算,一家進一本書,基本上就穩賺不賠了,如果企劃對了路,一種書進個五至十本,光是鋪到租書店的書就夠了。林佛兒認為目前大致為十多家出版社分這塊大餅,租書店每月約可吃掉三百種書。林佛兒說,以這個量推算,每家每個月應有三百多萬進帳。以這種利潤來看,如果哪天哪家出版社,伸手開租書店專租自己出的書,也不令人意外。

林佛兒特別強調要在租書店站穩,除了熟悉的經營者是主腦,寫手與題材的掌握更重要。以目前有一定占有率的萬盛、飛象、狗屋、龍吟、桃子熊、禾馬等出版社來說,萬盛的花神系列,就排出岳霏「牡丹仙子」、于晴「蘭花仙子」、席絹「梅花仙子」輪番上陣;至於龍吟出版的梅貝爾「戀愛四部曲」天使魚系列、樓采凝的格格系列、古靈紅唇情系列也有相當的「粉絲」;另像尖端出版的雷穎「夏之印系列」、禾馬出版黑潔明的魔影魅靈系列及真愛系列、飛象出版的美人圖系列、俏寡婦系列,打造出連亞麗、芃羽、決明、蘇浣兒、晴軒等在出租書店的暢銷名頭。

事實上,這些走租書店路線的出版社,很多是子公司,譬如龍吟是希代、高寶的子公司;尖端則是城邦集團的一員;狗屋是林白的子公司。他們也出版文學等相關書籍。

東立培訓畫手 為進軍大陸漫畫市場準備

除了書系,就寫手看,如何能維持巨大的創作出書量?以漫畫來說,東立出版社企劃課長李峰名表示,東立每個月出版一百五十本漫畫,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直接翻譯日本,百分之五由本地或香港漫畫家所畫,但台灣市場畢竟小,未來必須放眼正在興起的大陸市場。為了開發本地漫畫家,東立創辦了《龍雜誌》月刊,專門刊登國人漫畫作品,甚至長期舉辦新人獎的「東立少年短漫獎」。李峰名說:「從獎崛起的新人,是我們立足台灣,進軍大陸的最大資源。」

東立的漫畫書有三大通路,李峰名不諱言說是租書店、漫畫便利屋(純賣漫畫書和日本的小飾品)和漫畫喫茶店(由漫畫王轉型),最大的銷售點是漫畫便利屋。

言情小說讀者 十五至二十五歲女性為主

言情小說呢?狗屋主編呂秋惠表示,狗屋每月出版二十本左右,以租書店為主要通路,讀者層以十五歲至二十五歲之間的青少女、上班族女性、家庭主婦居多,她們有強烈的品牌認同,因此,租書店會固定進整個品牌的書。若以全省粗估三至四千家的租書店,每家各進兩套來計,這個物流市場是真大。

再論羅曼史讀物,呂秋惠說,羅曼史小說有相當大宗翻譯自美國小說,但自家品牌也不能荒廢,「言情小說的讀者品牌認同度很高,必須不斷推新書,作家的耗損性相對提高。」狗屋的作法是不停開發新書系,「橘子說」、「花蝶」、「采花」以不同書系,來開發寫手。

狗屋的作者中有上班族、老師、學生,剛開始嘗試時,公司會替他們做規劃,現在已有不少人,如典心、樓雨晴、單飛雪、澄子、唐浣紗等在羅曼史寫作領域打出知名度。呂秋惠強調,自己開發寫手,比較能夠掌握品牌。

開發類租書店通路 明日在超商找到春天

不可否認,明亮的租書店和方便的超商是這個時代的新生活機制,有些租書店更進一步改型賣咖啡或與網路結合,消費咖啡就可以借書或上網點閱。超商的路線就更貼近生活作息,人們在其間進出,於是類租書店的通路被開發了出來。

目前這個通路明日工作室便經營良好,明日是在兩年前無意闖進了這個市場,現在口袋便利書「生活館」、「星座館」、「異色館」、「愛情館」四個書系在超商都賣得嚇嚇叫。經理劉叔慧說便利商店的「季節感」很強,輪轉必須要快,出書的流程概由社內編輯企畫後,從網路或其他管道找寫手,因為是短銷型態,作者一概以賣斷方式簽書。

劉叔慧表示島內便利商店門市,全家一千八、萊爾富一千三、福客多四百,加起來有三千五百家門市,劉叔慧說:「相對壓力很大,單本沒印一萬本,不夠鋪書;賣不出去,就成為永遠的庫存量。」

合法的租書分眾 尋求出版的未來

超商針對買家提供不同的消費商品,這個作法讓人想到十大書坊幾年前針對購買力強的女性消費者,祭出書店分眾化策略,不過當時是以性別分眾。如果是以書種分眾,那麼除了羅曼史等傳統租書店當紅書種,純文學、科普、商戰、歷史、傳記便可大方進駐。人們在明亮舒適的租書店看《紅樓夢》、白先勇這些「正經書」,進而改變普羅大眾的閱讀胃納,這樣不僅可以把書的市場做大了,大家一起在合法的空間看書,提升了閱讀,亦並不悖逆藏書旨趣,愛書者仍可在私人空間盡情收藏書,就像錄影帶店並不能取代電影院。

只是談起要如何跨進這個市場?目前仍在這個市場游走的出版社,多數避口不談,反而已經離開的林佛兒,提起這個市場,語多回味。